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網站地圖

文化頻道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化頻道 > 文化閱讀 >

漸逝的老宅 漸遠的追憶

2015-06-27 12:58 | 在陜西網 |
我要分享
    在陜西銅川紅土鎮,一個默默而普通的小村,呈階梯型排列秩序的屋舍,門前是一條長長又不寬的土路,一邊是一院連著一院的農家院,一邊是平展的緊靠著下一排的屋頂平臺,景致看來,也就是在普通不過的農村形象。從低向高數第三排的最南頭,倒數第二間農院,緊鄰著一條來回運輸煤渣的小火車軌道,整天不定點的聽到清脆鐵軌趟過的聲響,這里,就是我童年記憶幽深的地方,我的爺爺奶奶曾待過的地方,我們家的老宅。
           
    我是出生在八十年代,聽母親講起,生我的那年,爺爺得了重病,為了給我取名字,經常一個人坐在院子里,用顫抖的拿著鋼筆的手,在淺灰色的紙上寫了好多瀟灑的字體,最后才給我取了現在的這個名字。唯一不幸的是,在我出生不滿百天時候,爺爺就因病去世了,記憶中真的再也沒有記起爺爺的樣子,只是在后來的照片中看到過,仿佛覺得爺爺再對我微笑。
          
    我的母親是一名鄉村教師,很小時候,就記得母親去村里學校上課時常常帶上我一起,上語文課了我就坐在最后一排,上體育課了我就自己一個人玩,那時有很多大哥哥姐姐都很關愛我 ,那時的記憶里,只有無憂無慮的童年。
    在我快四歲時候,還不懂事的年紀,母親為我生了一個妹妹,記得妹妹出生的那天,就是在這個宅院里,一樓中間的房間,那天父親也專程從很遠的市里翻過幾座山頭趕來。
    我的奶奶是一位非常慈祥善良的老人,奶奶一共有五個兒子和兩個女兒,那時的年代這并不算什么。從小,我的奶奶就對我非常好,有什么好吃的都悄悄地給我,每次鎮上到過會(農貿市場集會)的時候,奶奶都拉著我,或者我在前面跑,奶奶在后面緊緊地跟著,帶我吃上一碗鎮上的水煎包,帶我去附近村的鄰舍串門。回憶起那時的童年,除了快樂,還有慈祥的奶奶。
           
    父親是我心中最佩服的人,那時的年代,整個社會環境還處于貧窮階段,人們都是靠勞動賺取工分,然后用工分領工資,拿到工資后才能換糧票。父親那時特別能吃苦,一個人就能做兩三個人的活,也是生產隊的隊長,每個月父親領到手的工資都是隊里最多的,也都是全部貼補家用,還要供家里兄弟姐妹上學。
    后來長大一些,才知道,為什么我們宅院里是兩層的磚砌樓房,村里其他各戶都是很普通的一層平房;為什么父親的兩個妹妹,也就是我的姑姑,很早就去上了學,后來也進了城;為什么父親的哥哥弟弟,都在城里找到了工作;為什么之后我上小學能在城里跟其他小朋友一起……這些,都是父親用辛勤的汗水、勤勞的雙手爭取來的。       
    歲月匆匆,漸漸的,我們都長大了,我在城里上初中的時候,妹妹也在上小學。父親的哥哥在城里一家國企上班,父親跟他四弟在一個單位里做司機,父親的兩個妹妹和三弟也都在城里各自做起生意,唯一的五弟,后來才知道奶奶很早時候悄悄地送去了別人家。
    九十年代時候,那是最熱鬧的幾年。每逢春節,各家都從各地趕來,匯聚在奶奶待的這個宅院里,歡天喜地的相聚一起過大年。奶奶也是很勤勞的人,知道春節期間兒女們都要回來一起過年,提早就把樓下樓上各個房間打掃的干干凈凈,給每家都準備一間干凈的房間。孩子們都穿上新衣服,吃過晚飯后就等著領壓歲錢,完了就跑到院子里放炮玩耍。而大人們,都集中到兩個房間里,一邊聊天看電視,一邊打麻將。那個時候,覺得家里是這么溫暖,覺得親戚們都相處的這么融洽,覺得奶奶是最幸福的。           
    記得九六年時候,父親湊了幾個月的積蓄,瞞著母親,給奶奶住的宅院里裝上了電話線,從此大家有事沒事都會抽空給奶奶打電話問候一下,其實后來母親也知道了父親悄悄給奶奶裝電話的事情,可是母親并沒有絲毫責怪,更多的是感動與支持。
    當我們都長大了,我是家里孩子們第一個考上大學的,因為學藝術專業的學費很貴,父親瞞著母親去給我借到了學費,送我走的前一天,還專門帶我到街上找了一家手機店,花了200多元給我買了一個二手手機,說大城市里別的孩子都有手機,讓我不要跟別人攀比,要好好學習,空了多給家里聯系,真的很感動,瞬間覺得平時不怎么表達的父親竟然心里是很細膩柔軟的。
         
    從小,就記得奶奶帶我的時候,每次在廚房里做飯,都會先給我嘗一些,尤其是蒸肉時候,把蒸好的肉在案板上涼,就會先給我掰上一大塊吃,以至于現在我不怎么再吃肉了,可能是從小被奶奶慣的,肉吃傷了的緣故。
    也記得,從小在奶奶家的時候,那時母親還在村里學校代課,每次奶奶做飯時候,我就特別喜歡幫奶奶生火,也總是最后把自己臉上身上都弄得黑乎乎的。
              
    時間是永恒的,生命是脆弱的。生命里最重要的兩個人,父親、奶奶,都相繼病逝離開了我們,離開了這個世界。只是院旁的那棵槐樹,依舊穿梭于四季之間,散發出陣陣清香。用什么可以讓我把這段深刻的回憶留住,把這個曾經父親一磚一瓦壘起來的宅院紀念,把這個曾經奶奶居住過的地方記憶,把我最值得流連的童年時光永恒,我想,可能只有這些賦予生命力的文字,參雜著我的感觸,將這一段生命之旅永恒!(鄉清)
(責任編輯:在陜西網)
相關閱讀
網友評論
福建体彩36选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