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網站地圖

銅川

當前位置:首頁 > 市縣快訊 > 銅川 >

銅川耀州瓷非遺保護調研的思考

2018-03-24 02:38 | 陜西發展觀察網 |
我要分享

陜西銅川耀州瓷非遺保護調研的思考

  編者按:非物質文化遺產是全國各族人民世代相承,并且與群眾生活密切相關的傳統文化表現形式和文化空間延續。

  非物質文化遺產既是歷史發展的見證,也是中華民族具有重要價值的智慧文化根源,更是連結民族情感的紐帶和維系各民族團結統一的基礎。

  因此,保護和利用好我國非物質文化遺產意義重大。那么,作為一個依靠煤炭發展起來的資源型城市,在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方面又是如何定位的呢?那就請跟隨《陜西發展觀察》全媒體調研走近銅川耀州瓷。

陜西銅川耀州瓷非遺保護調研的思考

  歷史銅川用執著追溯著耀州陶瓷的根源

  銅川靠近半坡和仰韶文化圈,耀州瓷的制陶歷史可追溯到夏朝之前,鄰縣白水就有雷公造碗的傳說。耀州瓷在銅川這片土地上,歷經唐宋,他在這片土地上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也成為銅川地域文化的一個符號。

  耀州青瓷,在西北五省影響甚遠,和我國歷史上的五大名窯,汝、官、哥、鈞、定,在中國陶瓷史上都占有一席之地。

  追溯歷史,耀州瓷經過三次變革遷移,今天的陳爐鎮傳承了耀州瓷獨有的特性,據史書記載,曾為皇室燒制陶瓷,窯火千年不絕,成為中外陶瓷史上的一大奇跡,陳爐陶瓷古鎮,亦被譽為世界上難得一見的“東方古陶瓷生產活化石”。

陜西銅川耀州瓷非遺保護調研的思考

  瓷都銅川用擔當傳承著耀州陶瓷的鏗鏘

  黃堡是耀州窯的發祥地,陳爐是繼黃堡之后的燒造地,是耀州窯的繼承者,也可以說黃堡是這個歷史長河的上游,陳爐是其下游, 這兩鎮相距不是很遠,地域緊臨,都是渭北比較馳名的古鎮,它們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出產瓷器,而且制瓷的歷史一脈相承,相繼有l400年了。

  黃堡燒造瓷器始于唐代,唐代瓷器以黑釉、白釉為主,瓶罐居多,并有炫麗的三彩,瓷風彰顯大唐強盛氣象。宋代黃堡燒瓷達到鼎盛、制瓷技藝精湛,以青瓷為最,種類繁多,碗、盤、盞為其代表,體形清秀,裝飾以刻花為主,雕刻線條流暢,構圖巧妙飽滿,釉色溫厚,“擊其聲,鏗鏗如也,觀其色,溫溫如也”,可謂“巧若范金,精比琢玉”。

  從出土的官字款碗底標本推測,宋的耀州青瓷曾貴為帝王將相的貢品。宋以后,元、明、清各代均有燒造,但工藝遠不及宋。

  宋時黃堡制瓷規模巨大,窯場綿延十里。黃堡的窯神廟就是由當時皇帝(宋神宗)冊封的,在全國首屈一指,可見黃堡制瓷在宋時的影響非同一般,成就了中國陶瓷史上著名的"耀州窯",也被人們美譽為新時代“瓷都”。

陜西銅川耀州瓷非遺保護調研的思考

  現代銅川用緬懷注視著非遺保護的惆悵

  2016年,銅川全市共有陶瓷企業和研究所43個,規模以上陶瓷工業企業13個,完成工業總產值30.9億元。黃堡工業園區陶瓷工業產值占比最大,以建材為主,但企業入住率不是很高。陳爐工業園區陶瓷企業入園數量最多,也是以建材為主,規模也不是很理想,能延續作業的只剩下當地人燒制耀州瓷產品的幾個小作坊。

  董家河和王家河兩大工業園區目前還處于發展起步階段。以耀州窯陶瓷為代表的日用藝術瓷類企業主要分布在黃堡和董家河工業園區;以火鳳凰陶瓷企業生產的藝術陶瓷集中在王家河工業園區。陳爐瓷業曾在80-90年代規模可觀,效益突出,到了2000年以后瓷業下滑,當年陳爐的鼎盛瓷業不再出現。

  黃堡鎮古時期曾經是十里爐火晝夜不滅的窯場,如今也不太樂觀,都是以私人小作坊的形態出現。董家河目前雖然是生產銷售一條龍,一旦出現大的訂單,遠遠不能完成大批量訂單的規模。在陶泥的供應方面,也沒有專業的企業供應,格局上分散,沒有領軍企業主導。

  在運營上基本都是單兵作戰,機制上沒有統一約束。因此,利潤大小受市場價格波動影響極大,由于行業沒有長期穩定標準和政策支撐,導致陶瓷行業留不住人才,工資也存在普遍較低情況。

  職校培養的“理論性”學生與工廠作業的要求相差甚遠,也有個別企業為追逐利益,盲目生產,造成技術不達標殘次品過高,不少殘次品流入市場,影響了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品質和內涵,也破壞了耀州窯陶瓷的文化聲譽,如今的企業發展不是技術不過關,就是本身沒潛力,總之造成整個行業發展的動力不足,散沙一盤,但做為文化魂寶的銅川非物質文化遺產該不該保護呢?答案不容置疑,已成為代表銅川符號的耀州窯陶瓷非遺產保護勢在必行,但該如何保護?該由誰來保護?誰該來保護?似乎還在困惑著每一位關心千年耀州瓷文明傳承的銅川人,勢必,非遺產保護不是一句話,它需要投入人力、物力和財力。

陜西銅川耀州瓷非遺保護調研的思考

  結束語

  隨著全球化趨勢的加強和現代化進程的加快,我國的文化生態發生了巨大變化,非物質文化遺產受到越來越大的沖擊。

  一些依靠口授和行為傳承的文化遺產正在不斷消失,許多傳統技藝瀕臨消亡,大量有歷史、文化價值的珍貴實物與資料遭到毀棄或流失境外,非物質文化遺產與物質文化遺產共同承載著人類社會的文明,我國非物質文化遺產所蘊含的中華民族特有的精神價值、思維方式、想象力和文化意識,是維護我國文化身份和文化主權的基本依據。

  加強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不僅是國家和民族發展的需要,也是國際社會文明對話和人類社會可持續發展的必然要求。

  因此,加強我國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刻不容緩。同時也希望銅川政府能以非遺保護為契機,以傳承耀州瓷精湛技藝為動力,積極引領陶瓷工藝經濟發展大提升,為耀州陶瓷迎來新時期繁榮盛世再一春。

陜西銅川耀州瓷非遺保護調研的思考

(責任編輯:劉子熙)
網友評論
福建体彩36选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