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網站地圖

陜西資訊

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頻道 > 陜西資訊 >

清妙之境——李敏山水畫研讀札記

2019-09-19 12:35 | 在陜西網 |
我要分享

文/王遂社 李斌

一直喜歡李敏的風格:聰敏、睿智,于深沉蘊藉的內斂中張揚著戛戛獨造的創新與突破。研讀李敏的山水畫,這種感覺尤其強烈。我想,這可能就是一方水土所賦予的靈性與才思吧。

三十多年的鉆研與歷練,使李敏逐漸形成了自己的風格,完成了“外師造化、中得心源”的融匯與解構。她的花鳥畫,很少沿襲梅蘭竹菊的傳統題材,也不局限于名貴花木和珍禽異獸,而是從關照生命的維度捕捉自然的情趣,在摹寫宇宙秩序的規律中追求婉約清麗的柔美,營造雅逸曼妙的意境。她的山水畫,或氣象蒼郁,隨類賦彩;或清麗率真,應物象形;或古淡優雅,氣氛冷逸。在她的筆下,既能將花鳥作為主題引入山水,也可以讓山水花鳥平分秋色。本文僅從一組描繪雪景的作品中以蠡測海,走進畫家的藝術世界。

清妙之境——李敏山水畫研讀札記

魏晉風度品鑒人物,才識以“清”為尚者,則為“清識”;骨氣以“清”為最者,是為“清高”;藝術表現以“清”為優者,則為“清妙”;品德以“清”為高者,則為“志行清朗”。

讀李敏的畫,最早令我眼前一亮的就是以《秦嶺冬韻》、《秦嶺雪韻》、《雪域高原》、《川西之冬》、《雪山人家》、《二舅來了》、《雪嶺晨曲》等為代表的系列山水畫,其共同特點是“清”氣氤氳,“清”風徐徐,“清”韻悠悠。凝眸靜觀,就會慢慢地被浸潤,被感染,被凈化。平素壁立千仞的石峰,因為白雪的覆蓋而呈現出蓬松與柔軟,光與影的交疊,剛與柔的滲透,遠與近的逶迤,參差出厚與薄、高與下、幽邃與淺表的層次。她改變了陰影和輪廓線的畫法,用細膩的勾描實現了色彩與光完美的表達。風神蕭散,氣韻荒寒,純用荒拙,以追太古。一場繽紛的大雪之后,天與地之間的一切仿佛都變得一塵不染,圣潔而空靈。這種造意是深靜明徹的,又是微茫慘淡的,因為它直指宇宙的最深與最后的構成和人類靈魂之所在。在李敏的筆下,心物俱化、兩相融洽的意境,使山峰、河流、溪谷一變而為抒發感情的場所。“索之于未狀之前,得之于儀形之后,默契造化,與道同機。”她制造出一個骨重神寒的在現實中無法追索的境界,又在這種虛無澄明的境界中遨游。如果進一步深究,就會發現,其實這是她對現實的一種超越:全身心地躍入無限之中,在無限中陶冶、淬煉,和光同塵,飄然遠思。面對李敏的“清韻”系列,置身于“無窮時空的微茫處”和“生化天機的微妙處”,我們的心靈似乎經受了一番淘洗,接受了一次化育,每個毛孔都被熨帖的平靜而又清爽,安寧而又純真。此時此刻,都市的喧囂紛亂化解于時間的深處,取而代之的是那份久違了的靜寂與寧謐,復歸于天地之心,復歸于本來之心,與天地宇宙共通圓融,和天地精神一體相通,以己之心合宇宙之心,以己之情傳天地之情。那種感覺,真叫一個“爽”!年輕時研習宗白華的美學思想,有一段話印象特別深刻:“心靈必須表現于形式之中,而形式必須是心靈的節奏,同大宇宙的秩序定律與生命之流動演進不相違背,同為一體。”“虛佇神素,脫然畦封”;“超以象外,得其環中”。即藝術的最高表現境界,就是能夠將這大宇宙的秩序定律與生命的流動演進,燦然呈露,同體共美。李敏的追求,正在攀升這個高度。所謂“圣人含道瑛物,賢者澄懷味象;圣人以神法道而賢者通,山水以形媚道而仁者樂。”這個“道”就是宇宙里最玄遠、最幽深而又遍在于萬物的生命本體。藝術由“技”入“道”,就是盡可能地認識、體察、領悟這個本體,表現這個本體。

清妙之境——李敏山水畫研讀札記

如果細細玩味,則不難發現:以天地之心對待自然,就是以內在的自然和洽外在的自然,以虛靜的內心直面純凈的山水,超越現實生存與具體現象的經驗,直指以體驗和冥想、性靈與激情來測度的宇宙,呈現出物我之間神融跡化的豁然開悟之境。人的精神與自然大化相與俱浹,上下同流,真凈圓覺,虛澈靈通。在這一境界中,宇宙意識、生命情調、道德人格與審美自由合而為一,這是“宇宙意識與人生情調”能夠達到的最高表現。這種具體地體會宇宙生化天機的微妙之處,一如曾點浴沂之志趣。這個過程,就是疏瀹心志、澡雪精神、由表及里、去偽存真的歷練與揚棄,經由沉思回味,煉蜜成丸,了悟玄機,獲得智慧與真理。只有在這個時刻,藝術家才真正進入了亮光朗照的澄明之境。

清妙之境——李敏山水畫研讀札記

《秦嶺冬韻》系列作品的成功之處,就是凸顯了清,張揚了清,并以浮雕般的藝術效果描繪了清,禮贊了清。并且“上窮碧落下黃泉”,與高士會晤,與賢哲交流,與清流俊彥把酒臨風,月旦春秋。作為一個美學范疇,“清”是對俗的超越,對濁的升華,表現的是神姿澄澈之美。這是清明中的冷逸,殘缺中的圓滿,虛靈中的充實。相對于雕飾、刻畫而言,“清”又是一種與“綺麗”相對的清新風格。胡應麟《詩藪》曰:“清者,超凡絕俗之謂,非專于枯寂閑淡之謂也。婉者,深厚雋永之謂,非一于軟媚纖靡之謂也。”基于這種界定,“清”可分為更加豐富的層次,比如陶淵明之“清而遠”,謝靈運之“清而麗”,王昌齡之“清而淡”,孟浩然之“清而曠”,常建之“清而僻”,王維之“清而秀”,儲光羲之“清而雄”,韋應物之“清而潤”,柳宗元之“清而峭”,徐昌谷之“清而朗”,高子業之“清而婉”——這里透顯的是一脈相承的心源之美!質而言之,藝術境界之“清”,源自于心靈之“清”,由“清”而“虛”,由“清”而“朗”,由“清”而“曠”,由“清”而“達”,由“清”而“簡”,由“清”而“遠”,由“清”而“潤”,由“清”而“淡”,由“清”而雄!只有深得個中三昧者,方能得心應手,左右逢源。

看來李敏已徹悟清妙之真諦矣!

清妙之境——李敏山水畫研讀札記

好雪片片,在中國畫的苑囿里紛紛揚揚地飄落。

王維的《雪溪圖》,一派天渾地莽、玄冥充塞的氣象。霰雪紛其無垠,云霏霏兮承宇,云雪為我們創造了一個全新的宇宙。

巨然的《雪圖》,雪意茫茫,渾厚華滋,宛若宇宙初開之狀。

黃公望的《九峰雪霽圖》,境界超邁,雄渾靜穆,令人魂驚魄悸。

清妙之境——李敏山水畫研讀札記

明代吳偉的《灞橋風雪圖》、《踏雪尋梅圖》,均以靜絕塵氛的境界寄托冰清玉潔的情懷。

明代“吳中四才子”之一文徵明說:“古之高人逸士,往往喜弄筆作山水以自娛,然多寫雪景,蓋欲假此以寄其歲寒明潔之意耳。”

明末清初常州畫派的開山祖師惲南田說:“雪霽后寫得天寒水落,石齒出輪,以贈賞音,聊志我輩浩落堅潔耳。”

遍覽古籍,依筆者愚見,趙孟疃

(責任編輯:劉子熙)
相關閱讀
網友評論
福建体彩36选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