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網站地圖

旅游頻道

當前位置:首頁 > 旅游頻道 > 陜西旅游 >

陜西鄉村游要如何留住“鄉土味”?

2016-04-12 22:38 | 西部網 |
我要分享

 隨著經濟快速發展,節假日休閑旅游成為大眾旅游消費新趨勢,鄉村游這種新模式成為市場新寵。借助我省雄厚的旅游資源,各地逐步開發出的以鄉村文化為品牌的鄉村游已然火了起來,實現了從無到有、由點及面、從示范到普及的嬗變。然而,在鄉村游爆棚式發展后,也出現一些瓶頸和阻力,這讓游客搖頭、農民頭疼。我們到底需要什么樣的鄉村游?

游客在陜南游玩采茶。 記者 袁景智攝

    摒棄功利 抓住“鄉土味”

    如今鄉村游已成為促進新農村建設,統籌城鄉一體化發展,調整農村產業結構、促進農民收入的重要支點。從數據來看,近年來,我省的鄉村游在旅游人數和收入上保持20%以上的年增速。在這種情況下,如何實現可持續發展,延伸產業鏈,從而借助鄉村游帶動農村整體經濟發展和轉型,顯得尤為重要。

    以陜西本地的鄉村游為例,繼袁家村之后,周至沙河水街、寧強青木川、興平馬嵬驛等成為陜西省鄉村旅游發展的新典型。一直吃“老祖宗飯”的陜西旅游產業,更是迫切地想擺脫對歷史文化資源的依賴,而鄉村旅游火爆的出現,仿佛成了旅游產業的“新大陸”。

    然而,由于我省各地自然資源、文化背景、經濟發展水平等的差異,客觀上造就了鄉村游不能一蹴而就地跟風發展。“遍地都是所謂的土雞蛋,遍地都是辣子鍋盔。”省社科院文化旅游研究中心主任張燕談到她所看到的鄉村游后感慨地說。一味地模仿、重復甚至欺客,是某些鄉村游存在的弊病之一。有些地方為了招攬客人,竟然從城市里批發飼料雞蛋來以次充好,生意還異常火爆。經營的商戶私底下說,反正這些游客來旅游消費都是“一錘子”買賣,能宰一個是一個。針對這些發展中的亂象,張燕認為,鄉村游要發展壯大起來,關鍵就是要摒棄這種急功近利的行為,強化可持續發展意識,變欺客、宰客為誠心待客,在保持當地風土人情、特色飲食的同時,以誠待客才會走出可持續發展之路。

    談及我省鄉村游產業如何良性發展時,張燕建議,鄉村旅游點在活動開發上要更多考慮游客需求,設置一些結合本地文化歷史特色的趣味活動,提高游客的參與度。這種互動會讓參與市場活動的雙方彼此有更多的了解,游客的印象也會從起初的游覽和美食中跳出來。同時,在產品包裝上還可以開發和展示鄉村的各種民俗節慶、工藝美術、民間建筑、民間文藝等,激發游客的好奇心和參與意愿,吸引游客更久停留。這也能帶動當地農特產品銷售、餐飲、賓館、運輸等相關旅游服務行業快速發展,為農民創造更多就業機會和增收途徑。

    開展口碑營銷 破除信息不對稱

    我們到底需要什么樣的鄉村游?在實現心靈回歸、傳統文化回歸的同時,積極尋找特色。文化是魂,鄉村旅游要想保持魅力常在,投資者和建設者都要有這個理念。通過延伸旅游產業鏈,打造鄉村旅游品牌和特色突出的項目,讓鄉村游“串珠成鏈”。

    長安大學旅游管理系主任、陜西鄉村旅游項目規劃專家丁華教授談及她所看到的鄉村游時直指問題關鍵:現在鄉村旅游發展最大的瓶頸是旅游信息的不對稱,社會公眾和鄉村旅游點的信息處于“兩個孤島”。由于有車族的迅速增長,鄉村游市場需大于供,節假日很多地方車輛擁堵人滿為患,這就是旅游信息的不對稱造成的。游客不知道該去哪兒,而新開發的地方又無人知曉,所以我們急需做好信息采集,開展口碑營銷,為游客提供及時的旅游線路和特色服務資訊。通過網站、微信、微博,盡可能通過資訊平臺把信息傳播出去,讓游客選擇最適合自己的旅游路線圖。

    跳出陜西看陜西 轉型升級是必然

    “國內的鄉村游正處于轉型升級階段,陜西也如此。”來自青島大學趙玉宗教授從一個局外人的角度看陜西的鄉村游。

    趙玉宗認為,在轉型過程中專業人才的稀缺和從業者服務意識的欠缺,很大程度上制約了其后續發展。行政部門應開展針對鄉村游的培訓,在服務理念、服務技能上不斷提升,才能滿足游客需要。山東每年開展萬人次的旅游技能培訓,通過這些對鄉村游從業者、“領頭人”在理念、技能上都有了提升。

    省旅游局有關人員表示,鄉村游在一定程度上促進了農村經濟的發展,對建設新農村具有重要意義。我省鄉村游要可持續發展,找準特色、制定適合自身的商業模式是關鍵。鄉村旅游開發說到底資源是基礎,市場是導向,要有效地將市場需求與本地資源結合好,盡可能創造一切發展條件,通過培育和籌劃鄉村旅游市場,通過消費集聚、服務集聚等效應,擴大整個區域的經濟體量和綜合價值,形成產業優勢和發展優勢。記者 徐穎 鄭昊

【系列報道】

    "逆襲"遇同質化 陜西鄉村游如何完成供給側改革

    3月21日中午11點半,西安曲江銀泰三樓的袁家村關中體驗地已座無虛席,柜臺前等著充值辦卡的人排起長龍,“以后不用去袁家村就能品嘗正宗地道的關中美食了,這離家多近!”市民王大爺說。“八百里秦川黃土飛揚,三千萬兒女高吼秦腔,端一碗撈面喜氣洋洋,沒放辣子嘟嘟嚷嚷”,老陜們對于關中美食的熱愛,讓“袁家村”進“城”后照樣火成一片,而這也成為鄉村游成功復制的又一典范。

    在大眾旅游時代撲面而來之時,在我國我省鄉村游漸成火上澆油態勢之際,誰能在鄉村游復制的風口成功起飛并平穩飛行,誰就找到了隱藏于廣袤山野間的財富寶庫,誰就抓住了撬動農村經濟增長的“阿基米德支點”。

蒲城重泉古城一景。 記者 李蕊攝

    復制出來的成功基因

    重泉古城火了!開業兩個多月累計接待游客230萬人次;最高單日客流量出現在大年初一,26萬人蜂擁而至;車水馬龍、人如潮涌,商家林立、滿目美食的盛況在電視、報紙、朋友圈里隨處可見……因為重泉古城,蒲城孫鎮,這個地處秦東沉寂多年的小鎮一舉成為今年我省鄉村游的熱門詞匯。

    陽春三月,草長鶯飛,正是踏青好時節,從西安驅車沿西禹高速行120公里,就到了陜西蒲城孫鎮。3月20日,重泉古城內人頭攢動,面辣子、葫蘆頭、臊子面……城內80多家極具關中民俗風情的特色餐飲讓人食指大動,登上高高的城墻,旌旗獵獵,斗拱飛檐,不僅城內風光盡收眼底,更讓人生出些詠史懷古之情。

    熙熙攘攘的游客中,除了慕名而來尋找鄉愁的城里人,還有很多蒲城近郊農民。“古城轉了一圈,遇見好多同村鄉黨,都是一家人一起來逛的。”蒲城縣洛賓鎮蔡鄧村的老李說。相比已經完成消費迭代的城里人,靠著酥梨、蘋果、核桃等農產品剛剛富起來買上“小面包”的農民們的消費升級才剛剛開始,他們的消費潛力,正在磅礴而出。

    成功點燃重泉“一把火”的項目負責人朱嘯峰介紹說,重泉古城規劃占地126畝,投資1.5億元,是蒲城縣政府聯袂馬嵬驛創業團隊重拳打造的旅游項目。古城不僅是“馬嵬驛 ”的一次成功復制,還成為撬動蒲城民俗經濟、盤活旅游資源的新抓手,并直接帶動孫鎮周邊上千人實現就業。

    在西安銀泰城,袁家村模式同樣受歡迎。這里共有經營商戶30多家,具有開放式操作流程,消費者能親眼看到制作方法,還可在特產選購區購買袁家村人自制的掛面、面粉、麻花、香油。賣糕點的老板告訴記者:“這里的店鋪都是袁家村的老商戶,實行統一管理,店內食材均從袁家村運到西安,食品制作手法都是地道的袁家村做法,目的就是要讓顧客在西安吃到原汁原味的袁家村美食。”

    “逆襲”遇上同質化

    相比重泉古城、銀泰袁家村的生機盎然,一些缺乏規劃、倉促上馬的鄉村游項目還沒來得及品嘗民俗經濟的甜頭,就陷入了同質化競爭的泥潭。

    “投資圈地、人造景觀,一頭毛驢轉磨盤、鍋盔辣子豆腐腦”,扎堆上馬之后,這些千村一面的鄉村游“標配”,讓許多注重差異化體驗的游客皺起了眉頭。

    一度被傳為微縮版回民街的永興坊,開業時也曾人山人海極度火爆。吃一碗粉湯羊血得等兩個小時,一份安康蒸面十分鐘內能賣二三十碗,子洲果餡和子長煎餅的收銀臺前總排著十多米的長隊……如此火爆的場景并未持續太久。開業一年后,記者近日帶著外地朋友再次來到永興坊,下午6點,正值飯點,熙熙攘攘的人群卻已不在,陜北區幾家小店稀稀拉拉坐著幾位食客,顯得有些冷清。

    “環境臟亂差、飲食不衛生,千村一面缺乏創意,也就是一錘子買賣,新鮮感一過,我是不會再來了。”談起鄉村游,資深玩家李女士吐槽不已。

    景區人多、路堵、車難停,小吃量小、價貴、不衛生,相比這些眾人熟知的“陳年槽點”,配套設施不健全、沒有特色體驗單一,缺乏完善產業鏈條、不能形成長足吸引力,項目盲目上馬,開發時城市化、雷同化明顯,展示鄉村差異、挖掘鄉村內涵、突出鄉村特色不夠等諸多問題,讓眾多鄉村民俗游項目“猜中了開頭卻沒想到結尾”,剛鬧哄哄登場就遭遇了成長寒冬。

    記者從省旅游局獲悉,目前我省共有旅游示范村120個,文化旅游名鎮31個,像袁家村、馬嵬驛這樣大型的春節7天接待人數達到100萬的有10個左右。

    在我省如火如荼的文化旅游小鎮建設大潮中,“幾家歡樂幾家愁”現象非常普遍。歷經十多年的粗放式發展后,如何在同質化競爭中完成鄉村游的供給側改革,從而提升內涵、打出特色、創出品牌,并以休閑游帶動我省旅游業乃至農村經濟的騰飛,成為一個重大的時代命題。

    好產品 好服務 農村經濟轉型增添“動力芯”

    在大眾旅游時代,鄉村游無疑是既無礦產資源又無產業支撐的縣域經濟“逆襲”的最佳風口。然而,新經濟需要新動能,在新一輪旅游市場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中,面對誘人的鄉村游蛋糕,用何妙招才能吃到口?

    “一地一特色,一處一風景。模式可以復制,內在不能照搬,一定要結合當地特色實現差異化經營。通過不斷創新延長產業鏈條,通過精細化霸道管理保障服務品質,讓‘好產品好服務’產生疊加效應,讓游客真正聽得見鄉音,吃得出鄉味,看得見鄉愁。”談到鄉村游如何成功復制,剛從北京歸來,在全國鄉村游研討會上介紹完成功經驗的馬嵬驛“總舵手”王永鑫信心滿滿。

    憑著“商業運營 文化民俗背景旅游產品”這套屢試不爽的商業模式,從興平到蒲城,從陜西到河南、甘肅,王永鑫的商業版圖不斷擴張。山西、北京、浙江……全國各地每天有600多人來馬嵬驛“尋寶取經”,馬嵬驛逐漸走上了鄉村游的品牌化連鎖化之路。

    盤點馬嵬驛、袁家村、周至水街等在鄉村游同質化競爭中脫穎而出的成功基因,不難發現,真正沉下心來用做文化的情懷、態度,用政府工作報告倡導的工匠精神,更好地將文化和故事結合現代設計技術進行產品研發和場景再創造,并利用先進的現代服務業管理手段將經營有機地盤活,是破解鄉村游粗放式發展的一大“利器”。

    據省旅游局負責人介紹,去年陜西鄉村游人數達1.4億人次,占比超全省旅游人數的三分之一,這一上升態勢還將長期保持。未來一年,陜西將依托帝陵文化打造36個文化旅游村,采用每年每個鎮投入經費500萬元的大手筆大力發展鄉村游,并將推出陜西最具代表性的十大鄉村游模式,實現一村一特色,避免雷同化。此舉無疑為本就炙手可熱的鄉村游添加了強勁的“動力芯”。

    經過了初期的野蠻生長,在鄉村游的供給側改革中補齊短板,實現品牌化連鎖化經營后,新一輪靚麗鄉村的美麗圖景,正徐徐展開。

 從引客到留客 陜西鄉村游發展的瓶頸如何打消?

    從農家樂到鄉村游,如何讓游客既體驗到有別于城市的鄉間生活,又兼顧度假生活的舒適度,甚至升級為一場耳目一新的心靈之旅?搭上“互聯網+”的快車,走出同質化、延伸產業鏈,鄉村游棋路更開。

    “春晚綠野秀,巖高白云屯。”南朝詩人謝靈運的詩作呈現出一幅春日美景。桃紅柳綠間,踏青賞花、體驗民俗文化、吃農家飯,自駕出行熱帶動城市周邊鄉鎮游像春季的氣溫一樣迅速轉暖。

    馬嵬驛、袁家村的火爆,網絡的作用不可忽視。不僅僅是網上訂餐訂房、wifi覆蓋、享優惠……游客“從網上來”更是大勢。從鄉村旅游1.0模式的農民自發開辦農家樂,2.0模式的政府規劃指導和幫扶,到3.0模式企業的積極參與,4.0模式的鄉村游,立足“互聯網 ”思維下的政府引導、企業破局,村民參與。記者在韓城、周至等西安周邊鄉村游景區采訪發現,鄉村游行業在歷經火爆中探索長效發展機制。

    引客:特色搶市場

    3月10日,富平曹村鎮太白村村民惠園紅正好接到一名西安游客的電話,問她山下的桃花開了沒,說要過來賞花。惠園紅告訴記者,她經營著一家叫御果莊園的農家樂,是2009年開起來的村里第一家農家樂。特別的是,她家的房子呈窯洞樣兒,窯洞門建成柿子形狀,當時請了西安規劃設計院的專家專門設計。她介紹,家里目前能住20人,一間房有3張床,一晚150元。夏天的時候,家里一次最多擺了37張飯桌。當年建房子花了130多萬元,不到5年就收回了成本。曹村鎮副鎮長劉俊濤告訴我們,鎮上70%以上的土地種植各色雜果,每年三季有花,四季有果。背靠唐豐陵所在的虎頭山,農家樂小院地處半山,從上看下去,桃、杏、石榴、柿子樹……果樹層層疊疊,引得銅川、西安等地的攝影愛好者、游客慕名而來。

    43歲的孫大姐在周至沙河水街一家農家手工蕎麥面店工作,是景區旁邊小寨子村的村民。她告訴我們,原先是在食堂干活,現在在水街這邊打工,一月工資1900元,每天工作時間9:30-6:00,離家又近,挺滿意。像孫大姐這樣的村民在水街這邊有不少。

    周至沙河水街全長4.6公里、項目一期占地面積約1600畝,綠化及水系覆蓋率80%以上。在陜西沙河實業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師衛國看來,水街是一個兼具江南水鄉風情和關中傳統民居建筑風格,涵蓋休閑、度假、觀景等多種旅游體驗的綜合性旅游度假集散地。2014年5月開園后,當年接待游客1200萬人次,單日最大接待量37萬人次。水街項目開園后,帶動了周邊及周至縣城內的餐飲、酒店、農家樂、商業零售、農副產品等多個相關旅游產業。

    省內各地正在以觀景、品文化、品地方飲食、體驗民俗風情等特色游來吸引游客,鄉村游火爆秘訣在一個“特”字上。

    留客:消費需突破

    3月10日,在韓城黨家村采訪時,得知全村竟有600多名村民自發到袁家村、重泉古鎮參觀學習。3月14日,記者撥通了黨家村村主任賈劍云的電話,他說,走了袁家村、重泉古鎮幾個地方,最深的感受是不收門票與口味純正,這是其吸引游客的亮點。學習回來當天就組織大家召開了村民大會和黨員動員會,大伙兒熱情高漲。最終達成共識,為了保護古城環境,在開展村容村貌整治、提升景區游覽環境的同時,在黨家村外的新村開設小吃街,村民家家戶戶都著手準備自家的特色小吃。在黨家村開辦農家樂20多年的村民黨敬如告訴記者,有西安游客到村里來,吃飯時說“吃的不如袁家村”,他聽了觸動很大。他家的農家樂目前能擺10來張桌子、住宿最多30人,一年下來收入最多在七八萬元。對于即將在村外建設的小吃街,他表示還在考慮要不要加入。

    在周至沙河水街經營倪家鍋盔的店主張恩說,自己在2014年水街開業時就租下一間8萬元的店面,收入比較滿意。去年經濟形勢不大好,商家多了游客選擇也多了,消費增長有限。經營3年多了,他還是愿意做下去,只是希望經營方在租金方面有所優惠來降低自己的經營成本。

    家住西安的褚先生說,我只要有時間就會去周邊縣上去玩、吃,只要交通方便有“特色”,距離不是問題,玩好了、吃好了、心情好了我就愿意再去。褚先生說出了不少居民的心聲。

    按照我省鄉村旅游發展規劃,全省將篩選30個鄉村旅游示范縣、100個旅游特色名鎮,100個旅游示范村、3萬戶農家樂進行重點建設。當鄉村游遍地開花,如何在“同”中求“異”,“變”中求“新”是關鍵。

    升級:滿足多樣需求

    看景聽音、吃農家樂,上午去了下午走;千村一面、到了哪里都一樣;臟亂差、服務不規范……游客需要什么旅游體驗?鄉村游發展的瓶頸如何打消?鄉村游產業如何升級?

    韓城黨家村景區管委會主任董燕茹表示:“要把缺的補起來,讓民居瑰寶、歷史文化更好地展示和保護。”按照4A級景區要求提升景區環境。在旅游季,黨家村組織背家訓、行鼓體驗、手繪風箏等多樣化的文化展示,增加參與性的押鏢車、抬花轎、捏花饃等體驗活動來吸引人氣,去年接待20萬游客。今年策劃月月有活動,目標游客50萬人。

    周至沙河水街經營方的陜西沙河實業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師衛國談到,沙河景區還在持續建設期,許多配套項目及景觀細節仍在完善。今年,計劃將水街1日游豐富擴充到能使游客住宿、停留下來的2日-3日游。酒店1200間的住宿客房、酒吧街、KTV、影院將陸續對外營業,2年-3年內全面達到智能化4A級景區建設標準。后續將開工建設幾個主題展示區:“關中古城”、“西部民俗村”等。建成后的“關中古城”與“西部民俗村”也將是老西安關中影視基地的組成部分。“非遺城(西部文化演出中心)”將讓游客體驗到躺在草坪上看演出的休閑感受。整個沙河項目將形成以沙河水街為核心的沙河經濟產業帶,實現旅游一站式服務,建設休閑度假旅游集散地。

    陜文投集團2010年6月與韓城市政府合作,聯合韓城6家民營企業,成立陜文投韓城公司。建設“史記韓城·風追司馬”文化景區。陜文投韓城公司總經理李永強告訴記者,項目將重建“活著的古城”。景區由一水兩原四區組成:韓城古城將恢復72街4城門格局,對這座有1300年歷史、現存6個國家級文保單位、8個省級文保單位的古城進行保護、傳承和提升。挖掘如“韓城的秀才比驢多”的狀元文化;賞明清古建文化;品文廟、城隍廟等代表的宗教文化等特有文化元素。未來還將在古城周邊建設商業配套,依托黃河,建設自駕營地、水上世界等產業鏈延伸項目。

    李永強說,旅游項目投資大,回報期一般要5年-8年。文化旅游產業是資本和人才密集型行業,同質化的鄉村游吸引力有限。主打飲食文化的鄉村游優勢和劣勢都很明顯,優勢在于能快速聚集人氣,劣勢在于生命力不強,一經復制,原有的獨特性就大打折扣。單一元素所吸引的客流量依賴地域性,更大層面上看外地游客認同感差。特色體驗游更能吸引到二次甚至多次消費。要完善旅游產業鏈,留住游客,實現吃住行游購娛一體,滿足更豐富的旅游需求。

(責任編輯:在陜西網)
網友評論
福建体彩36选7走势图